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 >
查看新闻

中国一数据令美军上校:竟然瘫在后座不说话(组图

* 来源 :http://www.milestoru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0 00:57

  第1页:中国一数据令美军上校:竟然瘫在后座不说线页:中国一数据令美军上校:竟然瘫在后座不说线页:中国一数据令美军上校:竟然瘫在后座不说线页:中国一数据令美军上校:竟然瘫在后座不说线页:中国一数据令美军上校:竟然瘫在后座不说话(组图)

  对利益的追逐,哪支军队都有,谁都不是生活在无菌的真空中。苏联著名战将朱可夫“二战”胜利后任驻德苏军总司令,把的油画、貂皮大衣、水晶器皿搞了好多回来。

  克格勃向斯大林举报朱可夫贪污。斯大林派他去外地出差,克格勃趁机到家里,把财物全部拉走。朱可夫回来看到事已至此,给斯大林写了一封信,沉痛不已。最后署名不敢提自己苏联元帅军衔、陆军总司令的职务,只以“布尔什维克朱可夫”落款,要求保留。

  鉴于朱可夫在卫国战争中的卓越贡献,斯大林同意给朱可夫保留。今天,朱可夫骑着高头大马的青铜塑像就立于莫斯科红场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前,这是多么辉煌的历史地位,当年差点儿被貂皮大衣、油画和水晶器皿给毁了。所以,我军有问题,外军也有这样的问题。朱可夫再能打仗,没有规矩也就无从约束。这就是习讲的,要立规矩。如果没有规矩,任意胡来,谁都要出问题。

  那次过程中,美方临时增加一项议程:部长助理史密斯会见。这个议程不在最初的计划中,当时又来不及向国内请示,与我同去的外事处许斌问怎么办,见还是不见?我说不就见个面嘛,见,有责任我们承担。

  与史密斯见面过程中,最让人讨厌的那个中国处处长,趾高气扬的一下子变成满脸的相。我们到五角大楼,在部长助理外间接待室等待,平时“牛皮哄哄”的他见到我们客气得不行,又让座又倒水,然后蹑手蹑脚走过去把里间的门轻轻拉开个缝,伸头悄悄看一眼又迅速关上,连第二眼都不敢看,退回来告诉我们“部长助理还在打电话”。一副生怕惊扰主人的诚惶诚恐样儿。那时的谨小慎微与平常的对照,简直判若两人。

  这个人,按照中国话说是典型的“两面派”和“马屁精”。在与不在,完全两个姿态、两副。不过,两年以后,我们陪同裴怀亮校长到美国访问,再去五角大楼时,发现中国处处长换人了,那个已经退役了。

  譬如美军《军人手册》就有明确:不许当面赞颂领导。“当面直接赞颂长官或者上级是庸俗的,无论你对上级多么钦佩,当面赞颂都有阿谀奉承嫌疑,容易引起。”